Wednesday, January 23, 2008

海星 。 管葵 。 仄爪哇

好久没有用中文写作了。

昨天跑了一趟仄爪哇(Chek Jawa),帮国胜做他的仄爪哇复原研究作业。 大约一年前, 我国与柔佛经历了百年罕见的暴雨。 柔佛河也因此泛滥成灾,造成大量的淡水涌入柔佛海峡。 处于河口的乌敏岛仄爪哇首当其冲,许多盐水生物因为无法在盐度严重下跌的环境中生存而惨遭灭绝。 而国胜的研究目的就是要观察与记录仄爪哇自然生态的复原情况。

当天,有一组华语摄制队也在现场拍摄我们的研究过程,因此我突发奇想,决定尝试把那天的经历用中文记录下来。

这次的研究我被分配去观察管海葵(tube anemone, Order Ceriantharia)与飞白枫海星(common sea star, Archaster typicus)。 坦白说,那天我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理想。 不晓得是不是前一天吃错了什么东西,有种要吐也不是,要泻也不是的感觉。 幸好我这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猪来和爱丽丝亚,要不然我可就有麻烦了。

才刚踏上仄爪哇的沙滩,便发现偏地撒满了比拳头小一些的毛球与粉丝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毛海兔(hairy sea hare, Bursatella leachii)和它们的蛋! 海兔,海蛞蝓的一中,是软体动物家族中的一个特殊的成员,其壳退化成埋在外套膜中的一块小骨片。 从外表看,海兔的体形确实像一只兔子,而头部后边的一对较长的触角看起来有点象兔子的耳朵,所以它就获得了这个名称。



大约一年前,我们也看到很多海兔和海兔蛋。 似乎也只有产卵时期我们才会看到这么多的海兔。 平时它们是否也象以上这只往土里钻,所以我们才看不到吗?

走了一会儿,终于到达我们的观察地区。 下面便是一只管海葵。



管海葵,也叫管葵,严格来说并不是海葵,而是它的近亲。 我们的任务是记录观察范围内有多少管葵和它们的大小。



寻找管葵时发现这只对着我们张牙舞爪的花蟹。 有趣的是,当我们把它捉住从水中放到沙滩上后,失去浮力它似乎没有能力把巨大的钳子举起。 之前的横行霸道到了岸上,立刻变得英雄无用武之地。



我们也找到了这只漂亮的槭海星(sand star, Astropecten sp.)。 这可是只会钻进泥沙里猎食小贝壳类动物的肉食者。

刚做完第二个观察地区时,突然看到国家公园局的阿德尔在远处向我挥手,象是她找到了什么似的。 跑过去一看, 原来她找到了一只飞白枫海星! 寻找飞白枫海星正是我们的第二个任务,于是我们便张大眼睛找了一找,居然被我们找到了多九只!



自从一年前的水灾,原本相当普遍的飞白枫海星就消失了踪影,直到近几个月我们才开始找到几只。 这次能找到十只,还真是过去一年来的第一次! 真是太叫人兴奋了! 我们立刻把找到它们的位置记录下来,并且写下每只海星的大小。

很快地,我们完成了该做的记录,便继续到下一个管葵观察地区。 完成所有的观察后,发现管葵的数量比以前少了。 也不晓得是什么造成的。

下面是我们完成观察后看到的一些动物,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星虫(peanut worm, Phylum Sipuncula) - 以前本地海边有很多。 农民还用它们来喂鸭呢! 廈门著名小吃土笋冻也是由一种星虫制成。



"蛋糕"海星(cake sea star, Anthenea aspera) - 成年的海星看起来象个星形蛋糕,因此得此名。



糙海参(sandfish sea cucumber, Holothuria scabra) - 海里的人参。 经过处理后可食用。在本地也叫秃参。



不知名的海葵。。。



墨鱼蛋(cuttlefish eggs) - 不好意思,之前跟猪来说错了,这应该是墨鱼蛋,而不是章鱼蛋(octopus eggs)。 墨鱼蛋通常就象一串葡萄,而每个蛋的尾端象是被人捏了一把尖尖地。 章鱼蛋每个则象个小气球一般,尾端比较圆。 鱿鱼蛋(squid eggs)可就好认了多,通常都是长长好几条。在这里可以找到更多资料。



收拾好一切时,天色已晚,而圆月也已悬挂空中。 在迷人的月色下乘船渡海, 更是别有一翻韵味。

轻舟 。 遥月 。 乌敏岛
海星 。 管葵 。 仄爪哇

叫我如何能不沉醉在这个把大自然和乡村风味融合得如此完美的地方?

期待下一次的归来。。。


********************************************

Note: Pai seh for those people who's English names kena translated to Chinese. Wahahaha...

4 comments:

DreamerJuly said...

Now people would be thinking either i'm born in the year of the pig or i look like a pig. Hahaha.

Anyway, got to hand in to you for being able to write this in Chinese.

SJ said...

Nice piece of work. As much as I can read most part of it, I'm amazed at you being able to name the animals in Chinese... Stuck on my wall at work is a list of animal kingdom's classification in Chinese, perhaps I should give you a copy lol.

And July, next time I'll call you 'pig come'! =X Haha...

tHE tiDE cHAsER said...

Haha. Pai seh, July.

And thanks SJ for the comments. Maybe you can post the animal classification on your blog? Hahahaha

juanicths said...

Impressed!! Not just in Chinese but TRADITIONAL chinese!